關注我們
荊楚網 > 淘寶集運教學頻道 > 要聞

自習室APP社交化 網友吐槽:有時忘了來自習室幹啥

發佈時間:2021年01月18日07:2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線上自習室裏互聯網公司“搶地盤” 有擁躉也有差評

自習室APP 社交化沖淡了學習氣氛?

每天上午9點以後,各間教室都排得滿滿的,無論小學初中部、高中部、大學部的教學樓,綜合樓層靠前的七八間教室都是滿員狀態,到上午10點,共有近5000人同時在線自習。這裏,是中國最大的自習室——雲自習。

近年來的“知識焦慮”帶動了自習行業的發展,2018年堪稱線下付費自習室元年,但在這個移動互聯網可以把一切推上線的年代,僅僅不到一年之後,自習室就由線下改到了線上。到了2020年,互聯網公司開始介入對自習室這片空白地帶的爭奪,在QQ、微信、釘釘或者B站裏上自習已經落伍,諸多線上自習室APP藉助“疫情”應運而生。

記者體驗

付費一元錢自習室裏學一天

“Costudy”、“Timing”和“同桌”是目前使用頻率較高的三款專業自習APP,“Costudy”主推虛擬情景,“Timing”則主推視頻連麥,而“同桌”介於二者之間。網友可以選擇更適合自己的一款。

“Costudy”是目前一款廣受學生歡迎的自習室APP,安卓應用商店顯示其下載量超過90萬次,評分4.9分。其官方微信公眾號中介紹,“Costudy”於2020年1月上線,

“Costudy”一上線便推出付費學習,隨後應用户的要求改成每人每天有一次免費學習的機會,如果用完,一天內再次學習的時候,要使用自習券,自習券可以通過邀請好友、加油兑換、參加活動或者現金充值的方式來獲得。大約1塊錢就可以滿足一天的學習時長。

“Costudy”在設定自習模式的時候可以分為輕度、深度和白名單模式,輕度模式就是在專注時可以隨時切換到手機上的其他軟件,深度模式則完全相反,在專注期間不能切換任何軟件,如果切換就會浪費一次學習機會,被當做溜號踢出自習室。在兩者之間還有白名單模式,需要設定在專注時可以切換哪些軟件。

如果一開始設定了深度專注,而在自習過程中又偶然需要切換其他軟件,這時候就需要使用大課間、早休鈴等工具,工具要到小賣部用Co幣或者Co鑽購買,雖然單價不貴,但購買後都是限次使用。

視頻自習室首頁多為自拍照

是先畫個漂亮的妝,還是用卡通頭像遮擋一下?初次登錄自習室,除了要設置姓名、年齡、性別和頭像之外,還需要給自己錄一段小視頻,介紹一下自己的學習經歷和目標,給自己鼓鼓勁。這就是網友口中的“Timing”,上架時間早於“Costudy”的一款線上自習軟件。“Timing”主要是通過“自建自習室”以及“視頻連麥”功能來吸引用户。藉助着新冠疫情不得不居家學習的現實,“Timing”收穫了第一波流量,已經有了1968萬的下載次數。

“Timing”有個“自習室”和“圖書館”的選項,自習室分為免費區和付費區,免費區在上午就已經滿員,自費區則需要充值,2塊錢一個小時。在自習室內可以看到開着攝像頭學習或工作的網友。

跟“Timing”一樣主推“視頻連麥”功能的自習室APP還有“同桌”,該款APP可以自由連麥,用户可以隨意找到一個正在上麥的房間就可以申請連麥,等房主點擊通過。

北京青年報記者發現“同桌”裏每天可以獲贈1小時連麥時長,但是想要更多的連麥線上學習,就需要充值,根據連麥時長的不同,又有不同的“加油卡”。而這“加油卡”卻並不便宜。在這款軟件中有25元7天內無限量連麥的衝刺卡,有6元4小時連麥卡,還有12元10小時連麥卡。

網友吐槽

有時忘了來自習室幹啥

從總體評價來看,網友普遍認為,“Costudy”像是遊戲軟件,“Timing”則根本就是個抖音,“同桌”倒是什麼都不像,所以用户量也最小。

北青報記者看到,“Costudy”的虛擬校園裏有一個“文化宮”,進入後則是“誰是李白”的對詩遊戲,以中國古代詩歌為題庫,用户可以在裏面和好友PK對詩打榜。類似的益智遊戲在“Timing”中也有。

一名正在備戰高考的網友“蹦蹦兔”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有時候當我想要開始自習時間,打開首頁,首先出現的就是各種小姐姐小哥哥,露臉或不露臉的小視頻,在看到感興趣的博主之後,我就會看這個博主的其他生活記錄,一看就是20多分鐘,當我控制不住自己,接連打開那些長得好看的小哥哥或是小姐姐的視頻之後,我就忘了來自習室到底幹啥。甚至有時候我在想她們都那麼好看,到底是顏值更重要還是才華更重要?“

甚至會遇到低俗話題的騷擾

除了被批評過度娛樂化之外,這些線上自習APP還存在着社交化嚴重的問題。

在豆瓣和知乎的評論區裏,一些卸載自習室APP的用户也説,用其打發無聊時間可以,要想學習真不行。“開屏錄製視頻要介紹自己,你不是學習軟件嗎?難道學習軟件還要培養學生的直播愛好?”網友蕭慄説。

以上三款APP都有添加好友關注的功能,可以在軟件上和好友聊天分享。雖然軟件都聲明拒絕色情敏感話題及廣告營銷,但私下仍有推送廣告或性騷擾的問題出現。

在豆瓣上就有用户發佈使用“同桌”時,有人進入自習室談論低俗話題,當她將此人踢出自習室後,此人還多次用私信騷擾該用户。而北青報記者在體驗時也有“道友”主動添加北青報記者,推薦貸款按揭。

此外,還有網友質疑這些線上自習軟件存在一定的安全風險,因為其需要對手機其他軟件進行監控,肯定會讀取其中的數據。

行業觀察

自習室APP如何抓住用户“痛點”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以上這些專業自習室APP都需要付費,其實只是收費的名目不同而已,其中一些自習室APP還以付費的方式招攬會員,從中也可以看出專業自習室APP目前的境況,娛樂化和社交化應是其謀求生存的一種方式。

東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浦正寧認為,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付費自習室的出現,其實就是可以營造出一個監督化的學習環境,“APP以互相監督學習的方式,營造一個監督化的學習環境,促進用户交流,從而促進平台的使用。尤其在疫情之下,大家學習的時候需要監督、鼓勵,有可能獲得忠實用户羣體。未來,APP開發公司也有可能基於應用,進行考研課、複習課的推送,形成一個付費模式。”

目前,類似的授課模式已經在一些培訓機構開設的線上自習室中展開,比如一些線上教育機構開通的線上自習室,學生只需要接受班主任老師的邀請,即可進入線上自習室開始自習。但是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所謂自習室徒有其名,只是教育機構增加用户粘性的一種手段。

現實中一些用户已經離開這些自習室APP軟件,重回QQ、微信或者釘釘,利用這些社交通訊平台開始雲自習,甚至會邀請老師在羣裏講解答疑。這樣的好處是,既能夠跟老師互動,同學之間的社交也更方便,還不會出現線上自習室APP早期出現的閃退卡頓問題。

由於自習室APP主打學習功能,因此需要屏蔽複雜的信息流屬性,無法植入太多的廣告商業模式,用户活躍度很可能成為其穩定的盈利模式。

業內人士認為,服務於“學習氛圍”的自習室APP要想存活,還是要在用户痛點上下功夫。無論是連麥直播的自習室,還是虛擬場景體驗式的自習室,其實都是為了這個目的,或許未來與AR技術相結合,才能在不過度的娛樂化和社交化的情況下,讓“學習氛圍”更真實。

文/本報記者 張子淵 實習生 王佳

【淘寶集運教學】編輯:admin

Copyright © 2001-2020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在線投稿網站地圖

版權為 荊楚網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複製或鏡像